筒子对准了对面的人群顺便提醒那些还跟对方滚

 
    听到马德标这种状似威胁的话语,对面的谭大队长也有些不耐烦了,哑着嗓子回了过去:“那你待怎样?”
 
    “反正让你们的人随意取水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
 
    “好办!”
 
    “将你们的老井包租给我们一口,放心不白要,给钱的!”
 
    这不可能!
 
    下意识的,谭大队长就将眼神转到了包括顾峥在内的家中拥有老井的人的脸上,却是看到了这几家人扭过头去的明晃晃的逃避以及等同于拒绝一般的沉默。
 
    旁人是打心底里不愿意,但是顾峥却是陷入到了沉思,因为他正在考虑,他所存下来的饮用水能不能扛过剩下的半年的时间,以及他将自家的老井的使用权包租给这群外来人,会为自己
 
赚取何种的好处。
 
    因为就今天上午在火的倒计时的横条之下,突兀的就冒出来了一行蓝色的字体
 
    水::22
 
    那么与持续升温全球干旱的灾难所对应的是火的字眼,这个尾随而至的水又代表了什么呢?
 
    还没等顾峥根据手头上的线索琢磨出什么实质性的内容呢,他面前的那群人所发生的更为大声的争执之音就打断了他好不容易才冒出来的一点灵光。
 
    “你打算干吗!”
 
    “你想干嘛!”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太过于燥热,小伙子的气血们又太过于旺盛,两拨人在互相的推搡之中,动作就开始大了起来。
 
    他们已经不满足光是空头上的扯皮与对骂,甚至是气势言语上的互相威胁也无法表达出他们内心的愤懑与烦躁之情了。
 
    也不知道是谁,更不清楚是为了什么,这两拨本就相互警惕着并充满了不满的人马就在猝不及防之间动起了手。
 
    一时间,打做了一团,场面混乱不堪,让顾峥下意识的就一把拉住准备嗷嗷往前冲的顾非凡,只不过两三个纵步就跃出了混战的圈子,一下子就跑到了大场子的外围了。
 
    “爹!你揍甚呢!”
 
    被顾峥大力扯出来的顾非凡完全就忽视了自己就像是被拎鸡崽子一般的就拉出了战团的事实,现在的他,热血上头了,只想跟村落之中的小伙伴们共同的作战。
 
    别看这位曾经一心向往大城市的年轻人原本特别的瞧不上村里的人,但是在他经过了一次大灾难灰溜溜的回村之后,那些曾经一起念过小学,读过高中,掏过鸟蛋,钻过草垛的小伙伴们
 
,却是摒弃了以往的龌龊,十分大度的接纳了他的回归,在他爹那棍子抽着他下地的时候,还在村子之中的巡逻队里为他也找到了一个候补的位置。
 
    这让顾非凡一下子就找到了他做人的目标,获得了极其大的认同感。
 
    现在,他最好的哥们,玩耍的最溜的朋友们,正在前方并肩作战,而他,却被他这个贪生怕死的爹给拽到了人堆外围,这不是临阵脱逃的无胆鼠辈吗?
 
    正当顾非凡一把扯开了顾峥的拉扯打算嗷嗷叫唤着再上去帮忙的时候,一股子比原先还要庞大的力量……一下子出现在了他的后袄领子之上,让猝不及防冲的太猛的顾非凡……被勒的那
 
眼珠子瞬间就凸了出来,生理性的泪水刷拉一下就顺着眼角流淌了出来。
 
    知道的这是亲爹拦儿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个人又深仇大恨呢。
 
    这是顾非凡第一次在冷酷无情的顾峥面前发火,那种半是羞恼半是沮丧的情绪连他都说不出来,但是那无边的火焰……却是顺着顾峥的手指再一次的一指之后,就像是被芭蕉扇扇过了一
 
样,瞬间被熄灭了。
 
    因为,顾铮所指方向,那原本都滚在了地上的两拨人,现在都如同石化一般的僵直在了现场,悄然无声。
 
    至于为什么会造成这种现象?
 
    在被揍得最惨的属于威武市的某一个年轻人的手中……出现了一把枪。
 
    一把黑洞洞的自制左轮手枪。
 
    就因为这把枪,哪怕是这个年轻人已经被锤成了一个熊猫眼了,但是场内的人有一个算一个,没人敢嘲笑于他。
 
    就是因为这一把枪,让站在混战圈子外围的顾非凡……下意识的就擦了擦自己的额头上突然冒出来的那一层冷汗。
 
    为什么会有真家伙!
 
    对面的那群人不都是普通的市民吗?
 
    可是就在这种寂静无声的时刻之中,圈子最边缘处,被他的小弟们给自发的围起保护住的马得标……却开口说话了。
 
    “小许,莫要紧张,咱们都是共患难过的好兄弟,怎么能对南庄子的乡亲们拔枪呢?”
 
    “这种东西多危险啊,就算通过正规渠道取得了持枪证,那也是为了保护人民的财产安全才用得上的东西啊。”
 
    “你这样就有威胁之嫌了,弄得南庄子的老乡们好像不愿意给我们水一样的。”
 
    说完这番话,马得标特别假的转过头朝着南庄子的村民们笑盈盈的说道:“你们说是不老乡?”
 
    被一把手枪指着的众人,沉默以对,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应该如何的回应了。
 
    就在南庄子巡逻队气虚,威武市人民胆壮的时候,突然,从村子最里头的小路上气喘吁吁的冲过来了两个人。
 
    是巡逻队的队长和副队长,谭大强和谭林,这两个算是表兄弟的雄壮的汉子,一人手中提溜着一杆鸟铳就朝着乱战的大场子这边赶了过来。
 
 1066 科幻篇:末世五年 21
 
    在他们两个人还没抵达到人群之中的时候,口中的嚷嚷声就先跟了过来:“干啥呢!都干啥呢!不相干的人都快闪开!”
 
    “别让他们误伤到了自己的人。”
 
    随着谭大强的这一声吼,属于南庄子村里的原本还僵直着不动的村民们,瞬间就散了开来,将场通往拿枪小伙子的方向的路……给让了开来。
 
    这一下,谭大强和谭林可算是看清楚了场内的情况,他们兄弟两个冷笑着,一边小跑着一边就将鸟铳子给架在了各自的肩膀头子上了。
 
    “干哈!干哈啊!想闹事儿是不?”
 
    “这事儿是打算报警还是不报?信不信就算是真的闹起来了,等警察来了,俺们这边也属于正当防卫,到底谁才是暴民,你开枪试试就知道了啊!”
 
    说完这番话,谭家兄弟俩就将枪筒子对准了对面的人群,顺便提醒那些还跟对方滚在一起的村民,赶紧撤离到他们身后相对安全一点的地方。
 
    这一下,原本场上的形势,一下子就变了。
 
    南
 
    但是这种处理方式,让站在外圈的顾峥却是摇起了头。
 
    这谭大强跟他爹一比可是差远了。
 
    锣对锣鼓对鼓的对上了,哪有在暗处放冷枪……直接将领头人解决了来得干脆。
 
    只一枪,以后那威武市的市民们就再也不会出现拔枪的现象,而那个名为马得标的小子,也不敢再用出头鸟胡乱的试探了。
 
    现在这算是什么?
 
    到了最后还是要双方谈判各退一步,说不定还要让对方拿走点好处才能了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