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开了干涸的嘴唇去尝试着接下那细如发丝的雨

   这就是人性,大学问呢。
 
    可是就在顾峥摇头的时候,一个令他都未曾想到也是对峙过程之中最不愿让人见到的结果发生了。
 
    那把自制的手枪,在那个小伙子因为过于紧张而有些抖的手中……走了火。
 
    ‘砰’
 
    一声枪响过后,枪放了空。
 
    这是万幸,也是不幸。
 
    因为就是因为这一枪,让与死神擦肩而过的南庄子的巡逻队员们再也忍不住强按住的怒火,直接就朝着开枪的小伙子的方向冲了过去,一个人一把就强抢过对方手中的武器,而另外一群
 
人……则是用拳头加皮鞋愤怒的招呼了过去。
 
    一时间,大晒场内再一次的混乱了起来,鬼哭狼嚎,血肉横飞,就连拿着鸟铳的谭大强以及老神在在的马得标都无法控制。
 
    “看见没?这就是我没拉着你下场的原因。”
 
    顾峥一边跟身旁早已经吓呆了的顾非凡说着话,一边从袖子口袋之中抖出两个小石头子儿就捏在了手中,眼睛一寸不错的盯着事件的发展。
 
    他要防着的不是这些伤筋动骨的皮外伤,而是防着对面的人,再不管不顾的拿出另外一把致命的武器,以造成场内的人不必要的伤亡。
 
    若是今儿个真的开了头,怕是以后就再也收不住了。
 
    只可惜,现场的状况并没有给顾峥施展的空间,因为随着那个水字的倒计时开启,不过半个时辰的撕打……他们所站着的这个大场上空,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堆积起了黑压压厚
 
墩墩的雷雨云层。
 
    云层厚的遮蔽了阳光,让晌午的时间里竟黑成了黑夜一般的模样。
 
    啪嗒……第一滴雨丝的降落,砸在了这个干燥的都能冲出尘土的空场之中,就这一滴雨,让打生打死的两拨人立马停滞在了当场。
 
    让他们无论是何种的姿态,不管是多重的伤势,全都齐刷刷的从地下爬了起来,直起了脊梁,昂起了头颅,瞧着老天爷这突如其来的恩赐。
 
    虽然,这起雨的天,比往常还要炎热上一分,但是只要是有雨就意味着有水,都有了水了,那他们为何又要在这里打成这幅模样?
 
    想明白的两方人,缓缓的将纠缠在一起的手都松了开来,顶着伤痕累累的肿脸,将目光放在了各自的身后家人们的所在。
 
    在那里,他们父亲母亲原本那担忧哀愁的脸上,现如今,全是见到了希望的惊喜,更有那心急一些的家长都已经拿起了手边上的兜子,张开了干涸的嘴唇,去尝试着接下那细如发丝的雨
 
滴。
 
    “下雨了!”
 
    不知道谁先
    ‘呜呜呜呜……’
 
    莫名的,多了许多喜极而泣的声音。
 
    就因为这些招呼的声音,让整个场地内的人瞬间就散了个干干净净。
 
    这见到此种情景,手中捏着石头的顾峥,将武器一收,转头而去。
 
    等他临走了两三步了,还不忘提醒那个没跟上来的傻儿子,加快归家的步伐。
 
    “愣着干嘛!你赶紧回家帮你奶奶蓄水,记得……”说完这句话顾峥就指了指顾非凡的脖梗子上挂着的那颗蜜蜡,提醒他将储存水放置到家中的后备珠子里。
 
    这次,顾非凡应得倒是干脆,但是他在见到他爹,并没打算跟他一起回家,反倒是在村中小路的分叉口中分开时,就多问了一句:“爹,你这是去哪?”
 
    在这种紧要关头,你这是奔哪里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