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带心疼的瞅着地里都呕烂了的庄稼在各自儿子

  随之而来的……是在遥远的南北极的圈子中,如同多米诺骨牌一般的冰雪山脉的融化。
 
    ‘哗啦啦……’
 
    碎裂的冰块裹挟着雪尘,砸在温润的海水之中,惊起了滔天的海浪,让蹒跚在其上的极地动物们发出了无助的哀鸣。
 
    一只皮毛雪白的小熊在巨浪过后所形成的漩涡之中奋力的挣扎,却因为最终的体力不支而被一个浪头淹没,消失在了茫茫大海之中。
 
    与此同时,炙热的如同滚烫的热水一般的赤道带的海平面下,是如同死域一般的场景。
 
    无数条曾经色彩斑斓,活泛游曳的鱼群,现在却发着冲天的腐臭味道,随着洋流一同漂泊在这发了白如同石灰岩一般的珊瑚礁的群落之中。
 
    ‘哗啦……’
 
    ‘哗啦……’
 
    潮涌越来越缓,就在顾峥心中的那个节点响起提示音的同时,这片大洋却陷入到了永久停滞的状态之中。
 
    那些死去的浮游生物们就这样悬浮在大海之中,像是灵异场景之中的鬼魂一般,一动不动。
 
    含有大量盐分比重的冰块,融化到洋流之中,让各个大洋终于迎来了……海洋循环带停滞这个最为严重的非自然现象……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
 
才能获取最新更新!nt
 
    :。:
 
 1069 科幻篇:末世五年 24
 
    从此以后,洋流之间的互通有无就此终结,令人恐怖的自我消化与毁灭,正式开始。
 
    ‘哗啦’
 
    一片接着一片的在高温中勉强活过来的顽强的的海洋生物……直接漂浮到了海面……用尸体昭示着世界末日的真正的来临。
 
    而在海平面上,那些存在在极寒地带上万年的可燃冰,在海底最深处,曾经在地表下深深埋藏着几万年了的甲烷水合物,就因为现如今的由上至下的冷热交汇,竟咕嘟嘟的碰撞出了死亡
 
的毒气气泡,让它的周围……瞬间就泛上了刺鼻的气味。
 
    “不好!”
 
    严
    这也不仅仅是悲剧的一对……
 
    坐在不同的海洋面检测点的科研船上的船员们,他们都做了同样的一件事情。
 
    用自己的生命,通告了这一突如其来的灾难。
 
    没有人知道这早就被预测的灾难是哪一天降临,但是负责这项工作的人,却用自己的职责与决心,很好的完成了抗在各自肩膀上的使命。
 
    而就因为这种无私的人的存在。
 
    让这一场本应该毁天灭地的灾难,第一时间就被陆地上的人所掌握,也让人类们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最有效的反应。
 
    南庄子,村广播室……
 
    自从国家预警以来,这间简陋的多媒体设备间内就开始循环播放着台风袭击警报预警以及相关人员撤离的消息。
 
    在下的有些心烦的雨水之中,生活在这里多年的老农们略带心疼的瞅着地里都呕烂了的庄稼,在各自儿子的劝慰下,满面愁苦的拍拍屁股,准备踏上属于自己的旅途。
 
    但是当他们忙着收拾行李时,却是在一声震天裂地的巨响之中,听到了死神所吹响的最为无情的号角。
 
    “不好啦!堤坝崩了!!!”
 
    “快!快!各家各户!!解开船锁啊!!”
 
    “啊!!!”
 
    这样的慌乱不仅仅是一处……
 
    当威武市的市民在临时居住点一边收拾行李,准备迁移,一边诅咒着南庄子的人为了赚钱不地道的传播假消息,骗他们买船的时候,这一声响,就这样猝不及防的来到了他们的身边。
 
    这间位于最西侧的仓库,本应该是威武市市民们最舒坦的聚集地,现如今,却因为最靠近海岸的缘故,在第一时间里就遭了难了。
 
    大股的海浪因为堤坝的阻拦暂时减缓了冲势,但是大量的海水却在一瞬间就将这个仓库的半身给淹了一个满满当当。
 
    不少猝不及防的人群被这海水一下子就给冲到在地上,散落的行李包,旅行箱……就如同塑料泡沫一般的漂浮在了肮脏的海水之上。
 
    “td!”
 
    这是马得标到现在为止说的第一句脏话。
 
    水性马马虎虎的他,下意识的就抓住了身旁就算是睡觉也睡在一起的铁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