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将最后一丝曾经存在于世上的痕迹给完全的

“好了!”
 
    “好了!”
 
    在经过了短暂的救援之后,就算是暂时没被送回家中的被救者,也都互通有无的跟家里人报上了平安。
 
    而这个时候的南庄子村的村民渔船队伍,则是紧密的围绕在了顾峥为中心的左右。
 
    站在顾峥船队前方的老村长半分的不满也无,最起码,他在潮水冲过来的第一时间,可没有顾峥这般的反应。
 
    但是此时的顾峥,却没有半分欣喜,他反倒是跟凑近老村长的所在略带担忧的商讨着后边的道路。
 
    “村长,下边咱们应该咋办?”
 
    “咱们开往烟城,去找接收办的同志?”
 
    怕是够呛,听到了这句话的顾峥陷入到了沉吟之中,在这种规模的洪水冲击之下,烟城是必淹城市,对方拯救自己的市民都来不及呢,又怎么顾得过来他们一个小小的南庄子村呢。
 
    更何况,他们村落的村民现如今的状态可不像是毫无准备的城市居民,说不得他们行驶过去了之后,反倒会被当地的办事处的人员给直接强制性的征收渔船,以用作抢险救灾所用了呢。
 
    所以,顾峥在沉吟了一番之后却是说出了另外一个决定。
 
    “不,咱们去找找航院的指战员官兵或者是在刘工岛上的海军驻军吧。”
 
    “要知道,村民们虽然都有燃油的储备,但是在大批的物资的承载之下,长时间的海面航行过程里,并不一定能够度过整个台风期的迁徙。”
 
    “而那些驻军部队以及航海学院的指战员官兵们可是有着固定的补给渠道。”
 
    “更何况,”顾峥笔画了一下军用巡逻艇的大小又指了指身后某些人家因为人口太多而塞得满满当当的小船,又继续说道:“对方可是有着更大容积,更加稳定的运输船。”
 
    “正所谓军民一家鱼水情,协助老百姓渡过难关,本就是海军官兵们应该做的事情吗。”
 
    听到顾峥的这一番描述,老村长的眼睛都跟着亮了起来,而就当他想要将那个好字说出口的时候,在他们的西侧,一队极其狼狈的渔船群正朝着他们行驶了过来。
 
    为首的马得标果然不愧他耳听八方的本事,那船身未曾抵达呢,他低沉的回应声就在顾峥等人的耳边响了起来:“我同意顾峥大哥的意见,我们朝海军驻地的方向靠拢。”
 
    这一句话,就让南庄子的人全都齐刷刷的望向了马得标的所在,恍然间,他们却发现对面的那群人本应该有188户的人家,到了现如今能够驾船行到这里的,竟是五不存一,所开出来的渔
 
船上,坐着的人也是稀稀拉拉的。
 
    那上边,大人哭孩子闹,满面狼狈,泪水,雨水,泥水混作一团,压根就看不出原本的模样了。
 
    “这是?”
 
    老村长心生不忍,有些疑惑的开口询问道。
 
    而马得标却是苦笑了一声,用因为救小弟而有些拉了筋儿的手颤颤巍巍的将一根香烟叼在了嘴里。
 
    他并不曾点燃,在这种雨天之中,在慌忙的逃命路上,他身上的烟早已经湿到了一碰就碎的地步。
 
    他含着满嘴的烟沫子,自嘲的笑了一下:“果然还是不行吗?”
 
    “人多了心也乱了。”
 
    “大家都想着提前撤离,先收拾好的人就将仓库的大门给打了开来……”
 
    至于剩下的事,就不用说了……
 
    漫天的雨水,汹涌的浪潮之中,一袭袭尸身在其中起起伏伏,在一个浪花卷过的时候,终于将最后一丝曾经存在于世上的痕迹给完全的摸尽了。
 
    “喏,这就是命……连害了自己的人是谁都不清楚,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的命。”
年 二十六
 
    而就是这个时候,负责掌舵的顾非凡就问出了他心中的疑惑。
 
    “爹,你说那个马得标怎么会选择跟咱们同路?”
 
    “对于他这种人,去找烟城办事处的接收点的人走,对他来说不是更加的有利吗?”
 
    而见惯了生死的顾峥,却是用一副过来人的口吻回答道:“那是因为,他经历过了真正的生死时刻,知道了,什么东西都没有自己活着重要。”
 
    “权利,金钱,美人,跟命比起来都是浮云。”
 
    对于这样的回答,年轻的,又一直被保护在顾峥羽翼之下的顾非凡,无法感受,但是他知道,无论怎么样,只要是有他这个能干的爹在,他都无须担心,他都能底气十足的过下去。
 
    ‘哗哗哗’……
 
    心急的人们行驶的很快,当这一队乱七八糟的船队行驶到快被淹没了的军用码头的时候,在那里,大家只看到零星几艘不大的船艇的时候,所有的人的心中都是咯噔一声,对自己的选择
 
产生了深深的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