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的始末之后她从善如流的跟刚子婶就聊到了

 这年头,靠着海的竟然连一口鱼都吃不上了?
 
    这不是笑话吗?
 
    瞧着里边的人透出来的意思,这海竟是要长长久久的封下去了,至于开放的时间?
 
    政府说了,总有一天他们会知道的。
 
    就在这个时候,顾峥却出现在了刚子叔一家人的面前,询问起他们家渔船出售的事宜。
 
    这一句话,对于刚子叔一家人来说就等同于救命的消息。
 
    连向来都不怎么看得上顾铮的刚子婶,都满含热泪的抓住他的双手,沉痛的怀念着顾老爹曾经在世的时候,他们家与顾家之间的情谊。
 
    并且充分的肯定了,这一定是顾老娘雪中送炭的行为。
 
    因为曾几何时,刚子婶和顾老娘是亲密无间的南庄子姐妹花,而又曾几何时,这一对双花就着顾峥的教育问题……彻彻底底的走向了分道扬镳的道路。
 
    现在老了老了,还被以往的朋友惦念着,刚子婶感到无比的贴心。
 
    而那两艘早已经被拖上了岸,在院落外边暴晒了好几个月的渔船,其中的一条,也被刚子叔一家人用极其便宜的价格……半卖半送的处理给了顾峥。
 
    当这位曾经极其白眼狼,现在莫名的就改好回归的大侄子从兜中掏出厚厚的一捆现金塞到了刚子婶的怀中的时候,这位满面泪水的老婶婶,竟是打起了雨伞,非要跟着家里拖船的青壮年
 
们一起,去瞧瞧她久未曾走动的老姐姐,顾峥的妈,秦秀兰。
 
    对于此,顾峥也是乐于见到的。
 
    毕竟,对于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人来说,在活一年少一年的岁月中,能有一个贴心的老姐们一起回忆往昔,会是一个特别不错的感受。
 
 1068 科幻篇:末世五年 二十三
 
    而他们这一行人,就在大雨之中一脚深一脚浅的拖着渔船前行,每一个人都干劲十足,仿佛待到雨停的时候,这一切都会回归到原处,步入正轨。
 
    只有顾峥一个人,孤独的前行在倒计时的未明道路之上,内心多少担忧,都无从诉说。
 
    第一次,顾峥发觉到自己是如此的渺小,在大自然的威力之下,自大的人类就如同卑微的灰尘,被它们的反复与无情,随便的碾压摩擦。
 
    他只能挖掘身旁现有的资源,并运用上浑身的本事,力求让自己能够活的更久一些罢了。
 
    将脸上的雨水擦干净的顾峥,再一次的迎接到了顾老娘那咋咋呼呼的尖叫之音,随着这招呼声响起的是……刚子婶不请自入的与其热情的抱在了一起,还有那艘刚刚入手的木质渔船,被
 
安安静静的停置在了了自家院落的空场荒地之中,让顾峥从院墙的排水洞口处用一根链条锁给扣在了院落中的大桩子的上边。
 
    这下,才算完成了渔船的交接。
 
    待到顾老娘清楚了事情的始末之后,她从善如流的跟刚子婶就聊到了一处,只不过在转过头来的时候,再看着顾峥这个大儿子时,她眼中的慈爱是怎么挡都挡不住。
 
    这就是她疼了一辈子的儿子,临老了,终于体味到了养儿子的好。
 
    在这种艰难的日子里,若不是儿子陪在身边,帮持着,操劳着,处理着越来越多繁杂的事情。
 
    她还不知道自己的这把老骨头还能支撑几年呢。
 
    这样就好,日子苦点,飘摇一些,但是家人总在一处,笑也一起,哭也一起,真的挺好。
 
    莫名伤感的秦秀兰不c,就恢复成了原本嘻嘻哈哈的状态。
 
    而将所有的工作都办完的顾峥,却是将刚子叔拉住,朝着他面带严肃的多说了一句请求:“叔,我买船是有私心的,你跟我去老村长家一趟吧,我发现了一些跟咱们村有关的大事儿,得
 
跟村长碰碰。”
怕也是他们南庄子村民们的迁徙之时了。
 
    这个防止台风巨浪的第一线,等到第一波潮涌逼近的时候,怕是压根也无法住人了吧?
 
    但是?
 
    既然察觉到了潜在的危险,为什么不让烟城的人民提早的迁徙呢?
 
    随后,顾峥接下来的一句话,就彻底的打破了一屋子的人疑虑。
 
    “能往哪里迁徙?无处可去了。在大旱来临的时候,只有咱们这一圈多雨的沿海地段还能正常的生活和种植,若是连我们都迁徙干净了之后,这个国家岂不是就像是西方的那些国家一般
 
名存实亡了?”